一己之力单挑整个林家保镖队伍之后,些保镖们

“陈凌汐的医药费,我们真的不给她了吗?”回到车上,苏炽烟问道。
 
    “确定,她都这样说你了,你还理她干什么?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想到那个女人的大小眼,苏锐的嘴角掠过嘲讽的冷笑:“没多扇她两巴掌都是好的了。”
 
    “说实话,无论你怎么做,以她那狭小的性子,估计都已经恨你很到骨子里了,既然无法挽回,不如顺水推舟好了。”苏锐拍了拍苏炽烟的肩膀:“放心吧,这次的责任不在你,你的诚意已经给出来了,那么接受不接受就是他们的事情了。”
 
    两个人随便找了个拉面馆,凑合对付了一下晚饭,正吃着呢,苏锐便接到了叶冰蓝的电话。
 
    等挂了电话之后,苏锐笑道:“看来宁海警察的效率很高,指纹比对已经出结果了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本来就没胃口,一听苏锐这样讲,更加吃不下去了,直接放下筷子,说道:“我们快点过去看看吧。”
 
    “不行,把饭吃完,你现在过去,除了添乱,没有任何的意义,做这些事情,警察要比你专业的多。”苏锐把面碗往苏炽烟跟前推了推:“现在这善后的事情已经全部由我负责,你需要的就是把肚子填饱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有些复杂的看了苏锐一眼,她又何尝不知道对方说的是正确的,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情,她真的是吃不下去。
 
    “算了吧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看到此景,苏锐摇了摇头,掏出钱包来结了账。
 
    苏炽烟坐在副驾的位置,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外面的方向: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这不是去往警局的路。”
 
    “确实不是去警局,我已经说过了,这件事情交给我,不需要你的参与,”苏锐说罢,专心开车,黑色的车子在夜色之下犹如幽灵魅影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半个小时之后,苏炽烟看着眼前这颇为豪华的小型庄园,觉得诧异无比:“这里是……林家别墅?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这里就是林傲雪的家,既然事情已经全权由我负责,那么你应该做的就是好好的休息。”苏锐微微一笑:“我寻思着你在宁海也没什么熟人,于是就把你带到这里来了,好歹林傲雪和你相熟,有她陪着你,至少不会让你胡思乱想。”
 
    “你想的可真周到。”苏炽烟没想到苏锐竟然如此细心,心中闪过了一丝暖意:“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,我跟着你就是了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不行,我可不想带着一个拖油瓶走来走去,万一我要和别人打架,还得分心来保护你,还不够帮倒忙的呢。”苏锐撇撇嘴。
 
    拖油瓶?
 
    苏炽烟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,对他的讽刺丝毫不在意,扑哧一声,竟然笑了出来。
 
    貌似,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,真的很不错呢。
 
    有苏锐在身边,苏炽烟那一直被阴霾笼罩的心似乎也能放晴了些。
 
    就在车子即将开进林家庄园大门的时候,苏炽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表情非常怪异的说道:“你带我到这里,有没有事先跟傲雪打过招呼?”
 
    “这有什么好提前打招呼的,你们不是关系很熟吗?”苏锐摸了摸鼻子,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在很多时候,男人思考问题和女人思考问题,根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角度。
 
    “天啊。”苏炽烟捂着额头,无力的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:“快刹车,快刹车!”
 
    苏锐闻言,本能的把刹车踩下,车子在距离林家庄园大门还有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你要做什么?”苏锐看着苏炽烟翻出手机,没好气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说我要做什么?”苏炽烟说道:“当然是给傲雪打个电话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都说了,没这个必要。”苏锐竟拿过手机,随手就扔到了后排。
 
    “当然有必要!”
 
    苏炽烟满脸黑线:“我和傲雪很熟,这没错;你和她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,这也没错;如果今天晚上是我一个人独自上门,那么傲雪一定不会说什么,可是,你知不知道,这大晚上的,你带着我跑到她的家里,连招呼都不打一声,会引起多大的误会?”
 
    “就算我和傲雪的关系很好,也保不齐她会有什么想法。”此时此刻,苏炽烟真的想掉头就走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93章 林傲雪的原则
 
    听着苏炽烟的话,苏锐的表情真的是极为的怪异。
 
    “是你想的太多了,还是你们女生的世界太复杂了?”他苦笑着摸了摸鼻子,这么简单的事情,怎么至于想那么多的?
 
    不得不说,苏锐的想法代表了绝大多数男人的观点,在他们看来,女人几乎所有的吵架都是在无理取闹,他们即便和女人吵架,也很难找到同一个点,这也就是很多男女之间矛盾无法调和的重要原因。
 
    “不是我想的太多了,是你太笨了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无奈,苏锐平时在算计别人方面真的是比谁都腹黑,怎么一到了这种关头,就开启了这种笨蛋模式呢?
 
    苏锐看着苏炽烟满脸黑线的模样,刹车一松,车子顿时启动,缓缓的滑向了大门。
 
    “喂,停车,快停车。”苏炽烟着急的说道,她可不想被林傲雪误会,毕竟后者可是她少有的几个朋友之一。
 
    “就不停车。”苏锐哈哈一笑,反而踩了一下油门,车子往前猛冲了一下。
 
    很明显,他已经开始故意逗苏炽烟了。
 
    “我求你了啊,女生之间的事情你不懂的,会越掺和越乱的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说完这一句,就已经闭上了嘴巴,因为她清楚的看到,林家庄园门口的两名保镖已经走上前来询问。
 
    苏锐把车窗放下来,笑眯眯的说道:“小李,小王,好久不见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姑姑姑姑……姑爷!”这个叫小李的年轻人貌似有点小小的结巴,再加上一看到苏锐比较激动,顿时喊了出来。
 
    听到这个称呼,苏炽烟脸上的黑线愈发的多了起来。
 
    很显然,整个林家上上下下都已经承认了苏锐的地位和身份,结果自己大晚上的却跟着他来胡闹,这叫什么事!
 
    “傲雪在家吗?”苏锐笑着问道:“我带一个朋友来看看她。”
 
    看到姑爷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笑容,小李小王两个保镖受宠若惊:“大小姐在家的,老爷和夫人一起出去赴宴,现在还没回来。”
 
    “傲雪在就行。”苏锐说着,发动了车子:“咱们哥几个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啊。”
 
    看着这车子驶进院子里,小李小王还在兀自崇拜着。
 
    自从苏锐在几个月以前以一己之力单挑整个林家保镖队伍之后,这些保镖们就将他视若神明,谁都不服,只佩服他一个人!
 
    “还好傲雪她父母不在。”苏炽烟拍了拍高耸的胸口,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让苏锐不禁多看了两眼。
 
    感受到了苏锐的注视,苏炽烟的俏脸微红:“看什么看,有了傲雪还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真是不要脸。”
 
    “喂,拜托你先搞清楚这个因果关系好不好?如果你没有偷看我的话,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?”苏锐充分发挥他的二皮脸精神:“再说了,你说我偷看你,你倒是说说看,我看你哪儿了?”
 
    如果是秦悦然或者是薛如云在这里,听到这句问话,少不得会做一个挺挺胸抖抖胸的动作,顺带着说一句“你就是在看我这里”,可是苏炽烟在这方面可没那么彪悍,俏脸上的红晕再多一分,把头扭向窗外:“真是流氓,不要脸。”
 
    “随你怎么说,反正我都看过了。”苏锐哈哈大笑,闹的苏炽烟俏脸微红。
 
    “到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把车子停进了车库,估计小李小王已经通过对讲机和里面的保镖联系过了,一路上都没有人拦他,看来这“姑爷”的名头还真是比较好使呢。这些兄弟们太上道了,改天非得请他们喝顿酒不可。
 
    “我就这么下车,合适吗?”苏炽烟还在犹犹豫豫。
 
    事实上,她的担心绝对不是多余,从小到大,女生之间发生的这种明争暗斗实在是太多太多,苏锐可是林傲雪的男人,换位思考的话,如果自己的男朋友深夜带着一个女人回家,即便那个女人是自己非常要好的朋友,估计自己也会相当不爽的。
 
    敢情苏锐根本不是在帮自己,而是在拉仇恨啊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忸忸怩怩的。”苏锐走下车,打开副驾的车门,竟是抓住苏炽烟的手,一把将其拉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喂,别这样。”苏炽烟赶忙甩开苏锐的手:“要是被看到了可就麻烦了!”
 
    “怕啥,咱俩是清白的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苏炽烟伸出手,在苏锐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一把,后者没有躲开,疼的倒吸冷气。
 
    从远处看,这一对年轻男女还真的颇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呢。
 
    和苏炽烟并肩站在小楼前,苏锐看着二楼某个房间透出来的灯光,微微一笑,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暖意。
 
    “要不,你先上去,和傲雪打声招呼,我在客厅等你。”苏炽烟有些不自信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没问题,你也不用担心,傲雪不是那种人。”
 
    苏锐简单的跟佣人介绍了一下,便把苏炽烟留在了客厅,自己走上了楼。
 
    他的脚步有些轻快,他的心情也同样要飞了起来。
 
    难道说,越是接近某个人,他的心情就越好?
 
    难道这不应该是近乡情更怯么?
 
    偌大的华夏,似乎也只有这个城市,能够给自己归属感。
 
    当然,这归属感主要分布在这座城市的两个地方,一个叫做林家庄园,另一个叫做君澜凯宾酒店。
 
   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,林傲雪正好洗完澡,头上戴着干发帽,穿着一身长款睡裙,从浴室中走出来。
 
    她一直习惯自己呆在房间里,在狭小的世界里体会那种充盈的安全感,即便父母在家,她也很少会主动下楼陪他们看看电视聊聊天,这是性子使然。
 
    对于这一点,林家二老也早就默许并接受了,当然,有老妈魏淑玲那个话唠在这里,根本不用担心这间别墅里会缺少热闹,简直是想寂寞都寂寞不起来啊。
 
    林傲雪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散文,开始随意的翻着,事实上,在以往的这个时间段,她绝对还在看着对公司经营管理有益处的书籍,要么是科技论文,要么是管理学和人资方面的专著,绝对不会在散文上面浪费时间的。她这种女学霸和科技女,根本没有心情和爱好看这些东西。
 
    不过,自从苏锐上次无意间提到过一次之后,她便买了好几本散文集,看着那些淡淡的文字,她竟然会觉得出奇的舒服和轻松,尤其是洗过澡坐在床上翻着书,整整一天的疲惫都已经完全消失了。
 
    看着这散文集,林傲雪不禁想起了一个人,就是那个家伙,不由分说的以一种不要脸的姿态闯进了自己的生命中,在自己的脑海里跑来跑去,赶也赶不走,而且,貌似他还有跑上一辈子的趋势。
 
    虽然在翻着书,但是林傲雪却是一个字都没有看得下去,她的眼前始终晃荡着苏锐的脸。
 
    “听说你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听说你受伤了。”
 
    “听说你遇到了很多危险。”
 
    “听说你……”